秋风吹着夏月走

当你社搭档怀孕了

4000+

应该蛮甜的,偏日常

日常沙雕脑洞

最近迷全员向迷的不要不要的【CP顺序按怀孕时间排】

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

小学生文笔,怪渣的

还希望大噶喜欢

谢谢【90°鞠躬】










龙龄

张九龄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脾气变得有些暴躁,和王九龙两个人总会为点小事动不动吵架,就在一天两个人因为张九龄又背着王九龙抽烟而大吵一架,坐在沙发上谁也不理谁。

突然,张九龄捂着嘴蹭的站起身来往卫生间跑去。这一系列动作下来给王九龙吓得够呛,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连忙跑到卫生间。

王九龙来到卫生间时,张九龄正微微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有些虚弱的喘着气,本身挺黑的肤色吐的到有些泛白。

“怎么了这是?怎么突然吐的这么严重?”王九龙连忙把张九龄扶起来,张九龄不依,想要推开王九龙却又因为浑身无力推不动。

张九龄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擦擦嘴唇,说:“没事,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话音刚落,王九龙就皱起眉头,脸色变得不怎么好。

“你为什么不早和我说?”

“又不是什么大事。”

王九龙特别想骂街,可是看见张九龄这般模样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拽着张九龄的手就往门外走。

“你干嘛啊你!”

“跟我去医院。”

张九龄不依,拼命挣脱开,侧过脑袋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说:“我都说了没什么大事。”

王九龙把张九龄堵到墙角,用手撑着墙俯下身来在张九龄耳边说:“你要是不想接下来的三天下不了床的话现在就立刻跟我去医院。你不爱惜自己身体别让我跟着担心。”

张九龄抿抿嘴唇,没有回答,也就顺着王九龙的意思去了医院检查身体。

不检查不可怕,一检查吓死人。

“恭喜你俩啊,你们要当爸爸了,孩子已经快三个月了。”

“……”

“……”

王九龙手中的手机一不小心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这下两个人才缓过神来,王九龙连忙把手机捡起来,嘴角忍不住疯狂上扬,声音激动到有些颤抖。

“医医生,您是说真的吗?”

“当然了,不过要注意一下,爸爸最近是不是总抽烟?怀孕这期间不要抽烟,尤其头三个月最危险了,要照顾好了。”

“好的好的,谢谢医生啊。”

两个人出了医院之后,王九龙面对着张九龄,抱臂,站住,盯着张九龄。张九龄感觉到王九龙在看着自己,心虚的不敢看王九龙。

“以后还闹脾气吗?”

张九龄低着头,看着脚尖,也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

“不闹了。”

“还抽烟吗?”

“不抽了。”

王九龙看着张九龄这挨欺负的样儿,无奈笑了笑,搂住张九龄,下巴抵在张九龄的头上。

“想吃什么,老公给你做。老公每天都给你做好吃的。”

张九龄委屈。

“会吃胖的,那样就没有人喜欢了。”

“怕什么。”王九龙吻了下张九龄的手背,然后两个人十指相扣并排离开。

“有我一直喜欢着你不就够了吗。”

七个月后,一个白胖白胖的小楠朋友出生了❤





九辫

张云雷已经怀孕快四个月了,脾气见大饭量却没有,愁的杨九郎天天什么事情也不干,围个围裙,手里拿着本菜谱,在厨房一待就是半天。

幸好,功夫不负有心人,自家角儿的身上终于有些肉了,杨九郎自己的厨艺也有了质的飞跃。

有时候张云雷无理取闹耍脾气,就嘟着嘴,一脸委屈巴巴的看着杨九郎。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以前你对我就没有这么好,这一有了宝宝你都变了!说,你是不是更爱宝宝不爱我了!”

“这哪能啊,我当然最爱你了。”杨九郎连忙上前搂住张云雷哄他,“他是你为我生的孩子,我那么爱你当然也爱他啊。你现在身子弱,大夫说了必须要吃好休息好,要不然以后会落下病根的。要不是为了你我会天天什么也不干天天研究菜谱吗?”

这个答案让张云雷非常满意。

张云雷有时就在想,最佳模范丈夫就应该像杨九郎这样,暖心又浪漫。

张云雷的肚子已经微微隆起,从外表已经能很明显的看出来。

张云雷迈着小碎步坐到了杨九郎的身边。杨九郎把还放着足球直播的手机关机扔到一边,把张云雷拥入怀中吻了吻张云雷的额头,说:“宝贝怎么了?”

张云雷把杨九郎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说:“你看你看,肚子又大了。”

“说明宝宝在乖乖长大啊。”

“哎,你说他长得会像谁啊?”张云雷拽着杨九郎的衣袖,满怀期待的问这杨九郎。

杨九郎思索一会儿,说:“我当然希望孩子像你了,漂漂亮亮的多好。”

“可是我希望孩子像你哎。”张云雷笑的眼睛如月牙般,捧着杨九郎的脸捏了捏。

“你这小眼巴查的样子我是越看越招人喜欢。哎,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也许是我上辈子积了德吧,让这么好的你这么喜欢我,所以现在,我才更加珍惜。”

张云雷欢喜,冲着杨九郎咧嘴笑了一声,就靠在杨九郎的身上享受着午后片刻的惬意。

六个月之后,小小辫儿来到了世上

不过也有想杨九郎的方面

比如说皮肤白,比如说以后的小奶音❤




良堂

孟鹤堂怀孕已经四个多月了,不同于张云雷,孟鹤堂的食欲明显见涨,被周九良喂得白白胖胖的,脸上肉嘟嘟的捏起来很舒服。

周九良看着孟鹤堂吃着东西,腮帮子里塞的全是食物,托腮思考。

先生这个样子好眼熟啊,像什么呢?

哦,对了,像松鼠,很可爱。

多亏了孟鹤堂的好食欲,孩子长得很快也很健康。大夫说可以适当的给孩子听一些音乐,这样对孩子有好处。

孟鹤堂抬头认真思索了一下。

“好的医生,谢谢您嘞。”

回到家之后孟鹤堂就抱着三弦来到周九良身边,周九良抬头看着孟鹤堂,有些疑惑。

“先生,您这是干什么?”

孟鹤堂傻笑一声,把三弦放入周九良的怀里,自己坐到了周九良的身边。

“九良,宝宝跟我说想听爹地弹三弦。”

周九良哭笑不得,拿个毯子盖在了孟鹤堂的小腹上。

“那先生,您给九良学学,宝宝是怎么跟先生说的,想听九良弹三弦呢?”

孟鹤堂皱着眉头,耸着肩,一脸委屈巴巴的表情,装作小孩子说话时的那种语气。

“爸爸爸爸,你跟爹地说,说宝宝想听爹地弹三弦了,让爹地给宝宝弹三弦好不好?”

“好,宝宝想听什么?爹地给你弹。”周九良宠溺一笑,拿起怀中的三弦,配合着孟鹤堂闹着笑着。

“宝宝想,想听爹地弹……弹《滴答》!”

周九良侧过身吻了一下孟鹤堂的额头,然后坐正,手放在三弦上

“好,爹地给宝宝和爸爸弹《嘀嗒》。”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时针它不停在转动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小雨它拍打着水花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是不是还会牵挂他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周九良侧过头一看,孟鹤堂已经侧卧在沙发上睡着了,周九良把三弦放好,给孟鹤堂盖好身上的毯子,在孟鹤堂嘴边轻轻一吻。

“好梦,我的先生,还有我未出生的宝宝。”

五个多月后,小小良出生了,一个很安静很乖巧的男孩子❤【偷偷告诉你们一句,堂主看见小小良第一次玩三弦居然哭了!】




金东

李鹤东怀孕已经七个月了,可还是莽莽撞撞的,吓得谢金恨不得24小时贴身保护,生怕社会东出血什么意外。

有天,谢金特地早回家寻思着陪李鹤东,刚一开门就看见李鹤东居然在运动,谢金瞪大双眼,连忙上前扶住李鹤东制止了他。

李鹤东皱了皱眉,一脸疑惑的看着谢金。

“你拦着我干嘛?”

“我的祖宗哎,你怀着孕呢现在,不可以这么运动!伤到身体怎么办?”

“医生说可以的……”

“那哪有你怎么运动的,生完孩子落下病根怎么办?咱们乖,哈。乖乖的,等孩子出生了我陪你一起运动,成不?”

李鹤东挑挑眉,拗不过谢金,双手一摊,只好作罢。

不让运动的李鹤东只能乖乖的端着一碗水果坐在沙发上吃。突然,李鹤东猛的站起来,手上的盘子掉在地上摔碎了。

听到声响的谢金连忙出来,看见李鹤东正双手抱头,一脸不所错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

谢金小心翼翼的慢慢靠近李鹤东,轻声问:“东,怎么了这是?不舒服吗?”

李鹤东目光有些呆滞,过了一会儿才回答谢金。

“金子。”

“怎么了?”

“宝宝他踢我。”

这谢金才松了一口气,弯腰收拾好掉落在地上的盘子。又听见李鹤东在一旁嚷嚷,不知所措又有些激动。

“金子金子,宝宝又在踢我了!”

谢金把收拾好的碎渣扔到远处,跑过去安抚坐在沙发上坐立难安的李鹤东。

“东东没事,这样很正常,说明咱们宝宝活跃啊。。”

可是李鹤东又摆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这孩子以后肯定淘气,你说以后可咋整啊。”

谢金笑笑,把李鹤东拥入怀中,说:“没事,以后你只要充当正面人物就可以了,坏人让我来做。”

三个月后,果然如东哥担心的那样,小小东淘气得很。小小东谁都不怕,唯独怕他爹地❤






饼四

曹鹤阳怀孕已经快八个月了,怀孕之后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的身上仿佛都散发着母爱的气息,性格也更温顺了。

月份大了之后,曹鹤阳就被烧饼要求禁止出门。可是曹鹤阳耐不住无聊,就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德云五队的基地。

“九龙,您们队长呢?”曹鹤阳打开德云五队基地的门,没有看见烧饼人影儿,就问一旁正和张九龄聊天的王九龙。

王九龙连忙站起来,快步上前扶住曹鹤阳。

“哟,四哥您怎么来了啊?您说您要是嗑哪儿碰哪儿队长不得要我们的命?快慢点快慢点。”

王九龙和张九龄护着曹鹤阳坐到沙发上,刘九思倒了杯水放在曹鹤阳面前。

曹鹤阳随意一笑,笑的很儒雅随性。

“嗨,我不是寻思着家里太无聊了吗,就想来队里看看你们,毕竟好久没有来了……你们不用这么小心啊,我不碍事的,不用管我,我就一个人坐会儿等会儿烧饼。”

可是德云五队的人还是护在曹鹤阳身旁随时待命着。

四哥这要真的有什么地方不好受队长还不得让我们人间蒸发……

幸好,这种时刻没有持续很久,烧饼就从外面回来了。打开门发现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曹鹤阳居然坐在沙发上和其他人聊天,烧饼一个箭步就坐到了曹鹤阳身边,搂住曹鹤阳。

“媳妇儿,你怎么来了啊?我不是说了吗,你现在月份大了不要随便出来。”

“家里太无聊了啊,就想过来看看你嘛。”

“那你跟老公说一声啊,你说你一个人出来多危险,出点什么危险怎么办?”

“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啦。”

等会儿自己就要上台了自己不在自家媳妇儿身旁,虽然曹鹤阳说了没事可是烧饼总有些不放心。

“这样,九思,你不是演出完了吗,您帮我把小四儿送回去……不行不行,我不放心,还是我亲自送吧。”

说着,烧饼就拿起外套给曹鹤阳穿上,曹鹤阳有些无奈,“真的没事的 让九思送我回去就可以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四哥表示有些委屈。

不过烧饼的态度还是很坚决。“不行,我不放心。不看你亲自到家我就算是上台了我也提心吊胆。”说着就扶着曹鹤阳往外走。

刘九思叫住了烧饼。

“队长,那等会儿怎么办啊?”

“你就让九龄还有九龙拖一会儿,等我回来。”

“难道有什么比我媳妇儿还重要吗?”

“……”

我们队长实力宠妻,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两个月后,温润如四哥的烧麦出生啦❤





祥林

“我押十块,肯定是个女孩!”

“屁呢 咱们德云社这么多年有过女孩吗?我赌二十!男孩!”

“跟着跟着,五块五块。”

……

在待产房外,德云社的一群人正在赌郭麒麟怀的的是男孩还是女孩。壮壮推了一把说押五块的杨九郎,说:“你怎么这么抠啊,五块钱?打发谁呢啊?”

杨九郎搓了搓刚刚阎鹤祥打过的地方,笑嘻嘻的说:“这不是闹着玩吗。再说了,我家角儿不让我乱花钱。”

“豁,这叫乱花钱啊?”

“别介意别介意,孩子出生了肯定包个大红包。肯定比五块钱多,行不行?”

“去你的。”

阎鹤祥不再和他们继续闹,打开门来到郭麒麟身边,坐下,温柔的摸着郭麒麟已经满月的肚子,朝着正在看书的郭麒麟柔声说:“大林,看什么呢?”

郭麒麟把书举起来把书名朝向阎鹤祥。

“《如何克服产前恐惧症》。”

阎鹤祥知道郭麒麟怕疼,因为怕疼连耳洞都不敢打。

阎鹤祥忍住了拼命向上扬的嘴角,一脸正经的问郭麒麟,“怎么突然看这个了?”

郭麒麟皱着眉头,一脸绝望的说:“您都不知道啊,明天就生产我都快紧张死了,这心脏突突的。”

“没事的,不用紧张。”

“你又没怀过孕,你生一个你试试。”

阎鹤祥笑笑没有说话,他知道郭麒麟怀孕这十个月里来受了多大得罪。也许是由于个人身体的原因,郭麒麟在怀孕期间总是吐,也没有什么胃口,可是为了宝宝的营养又强迫自己吃下。阎鹤祥看在眼里,疼在心中。

阎鹤祥耐下心,慢慢的安慰着郭麒麟。郭麒麟抿抿嘴,把手中的书放到一旁,内心很是紧张却又告诉自己要放轻松。

要给宝宝树立个好榜样。

第二天

“我不去!!!我不生了!!!”郭麒麟拽着产房门口的门框,哭丧着一张脸死活不撒手。弄的周围一堆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阎鹤祥安慰着郭麒麟,“没事没事昂,很快就出来。”

“我不信!!!妈妈,妈妈我不生了!”

王慧在旁边连忙安抚着。

“真没事,不疼的。”

阎鹤祥也在旁边附和着。

“我不信!!!你们上回也这么说!结果呢!!我要回家!!”

幸好,大小姐和刚出生的小小姐都很平安❤

护士抱着孩子出来,大人们都围着孩子看,阎鹤祥上前有些焦急的问护士。

“我现在可以进去看我爱人了吗?”

“可以了。”

阎鹤祥进去,看见郭麒麟有些虚脱的躺在床上,很是心疼,用袖子轻轻擦试着郭麒麟额角的汗水。

“少爷,辛苦您了,您今天真的很棒。”

“孩子呢……”

“孩子在外面呢。我看了,是个女孩,很漂亮。”

郭麒麟开心的笑了笑。

“漂亮啊……那就好。”

阎鹤祥吻住了郭麒麟的手背。

“大林,谢谢您。让我成为今天最幸福的人。”









【一开始其实不想写这个梗的 因为之前写过怀孕梗 但是为了为我另一个梗做铺垫还是写了😂】

希望大噶喜欢

毕竟本人是顶着被老师发现在晚自习偷玩手机的危机下写完的【哭辽,我怎么这么棒】

南城爱你们哦

【比馕】